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yx1953的博客

岁月似刀,记忆永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位知青战友——葬身黑龙江(转载)  

2013-08-20 14:45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资料来源于网络


 


 


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 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 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 许淑香遗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孙 艳遗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章秀颖遗像


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 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 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金凤 遗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刘毓芳 遗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贾延云 遗像

许淑香,女,哈尔滨知青,生于1950年,织网班班长,被战友们亲昵地称作许香儿。她长得非常漂亮,1米6的个儿,丰满匀称,水汪汪的眼睛又大又亮,笑起来两个酒窝匀称地挂在脸上。她出身贫苦,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德;她心灵手巧,不偷懒不发牢骚,干活在前享受在后,深得战士们的拥戴。罹难时年仅20岁。

孙 艳,女,哈尔滨知青,生于1950年,织网班副班长。个子不高,体态微胖。笑时一对小虎牙俏皮地突出来,挺逗人的。她生性活泼,爱说爱笑,爱动脑子。她争强好胜,织网技术在班里数一数二,是班里公认的“参谋长”。罹难时年仅20岁。

章秀颖,女,天津知青,1948年出生,1967届高中生。她身体欠佳,原本可以不下乡。她说:“我们也有两只手,不在城市吃闲饭”。于1969年6月7日来到边疆。她中等个头,瓜子脸,杏仁眼,体态均匀匀称,端庄文静,外表柔弱,内心坚强,办事稳重、照顾周全,说话不紧不慢却全在理上,懂得多却从不逞强显摆,是织网班里的老大姐。罹难时年仅22岁。

李金凤,女,北京知青,1953年出生,1969届初中生。她个子不高,皮肤白皙,嘴巴却十分厉害,从不饶人,绰号“小辣椒”。她聪慧过人,心灵手巧,学习织网又快又好,是全连的“技术尖子”。罹难时只有17岁。

刘毓芳,女,哈尔滨知青,1950年出生。高高的个子,丰满的体型,有点虎背熊腰,五大三粗的模样。她生性爽快,嗓音洪亮,心里放不下任何事情,喜怒哀乐全都挂在脸上,对不满意的事,她就是“炮筒子”,遇到有困难的人,她就是拔刀相助的主儿,活脱脱是个“假小子”。罹难时年仅20岁。

贾延云,女,北京知青,生于1954年,是织网班里最小的。个子不高,长相一般,一口纯正的京腔为她博得了“百灵鸟”的美誉,每天话匣子一开,便“叽叽喳喳”地没完没了。她也是班里最“没心没肺”的乐天派。但她干活踏实,不偷懒不耍滑,并不因为年纪小而要大家照顾,总是逞强,非要干最苦最累的活儿。罹难时只有16岁。


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
织网班战士在补网

1970年5月28日,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师独立3营2连打鱼排织网班的女知青在黑龙江中一个无名岛上补完渔网,乘船返回连队。途中,突遇风浪,小船沉没,6名女知青和她们的排长,转业军人刘长发被卷入滔滔江水中,不幸身亡。她们是:许淑香,孙 艳,章秀颖,李金凤,刘毓芳,贾延云。

这个连队,就驻扎在黑龙江边的四季屯。 “屯垦戍边”落实到连队的具体任务,是打鱼作业和守卫边疆。

连队的织网班由清一色女战士组成,是连里的先进班,多次在营、连讲用过。

1970年5月,跑冰排的日子已经过去,大地有了春天的气息。

28日,天气格外晴朗。这天,织网班的任务是到黑龙江上游的一个打鱼点去补网。姑娘们脱掉沉重的冬装,迎着春风有说有笑连蹦带跳地步行了十几里地,来到她们唤作“渔房子”的打鱼点。原织网班战士、天津知青俞洪茹因前几天刚调往其他连队,这天正好回来看望大家。听说去“渔房子”也打算一起去,但想到被褥还没拆洗,就没有一同前往。而原本应留在家里烧水烧炕的贾延云见有人在家便抢着去了。

那时织网班的战士干活都是比着干的,谁也不甘落后。大家在江边的沙滩上把网支起来,舞动手中的飞梭,只用了两个多小时,几十米长的大拉网就全部修补好了。

劳动之余,姑娘们划着小木船,到江湾子里的争议岛上玩耍;排长刘长发则亲自下厨,做了一顿姑娘们盼望已久的鱼丸子。

北大荒的春夏季节天黑得晚,7点多钟还不见晚霞飞来。晚餐后,班长许淑香正要带领大家回连队。刘排长不忍心让姑娘们再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,决定划船送她们回驻地。听说有船坐,姑娘们立刻欢呼起来,争先恐后地跳上小木船。那小船长4 .7米,宽1.16米,只比城市公园里划艇稍大一点,7个姑娘再加上刘排长显然是严重超载了。刘排长招呼去两个人到男生的大船上去,但姑娘们谁也不愿分开,刘排长也就不再坚持了。

小船驶出江套子,江面上就刮起了风。行到女儿湾,风越刮越猛,还是顺流偏风。常在江边的人都知道,这种风最容易翻船,船上的人顿时紧张起来。姑娘们望着江上的波涛,看着贴水的船舷,都有些害怕了。黑浑的江水借着风势一股股向船舷打来,年龄最大的章秀颖和年龄最小的贾延云忙不迭地往外淘水,天津知青杨大丰(杨大丰与章秀颖同是天津人,同时下的乡,是最好的朋友。“5.28”事件后,杨大丰为了纪念章秀颖,改名为杨挚颖)拼命地划桨,刘排长叮嘱道:“大丰,要坚持划到家,中间不能换人,免得来回走动船摇晃!”

船上死静死静的,大家都不说话,心缩得紧紧的,手紧紧地抓住船帮。忽然孙艳颤声说道:“排长,航标灯下可能是沙滩。”她大约在提醒排长是否靠岸。但为时已晚,一个大浪砸来,小船猛地歪向一侧,江水忽地涌了进来,船身又向反方向一倒,刹那间江水灌满了船舱。所有的人全刷地一下子本能地站立起来。刘排长大喊道:“不要慌,不要动------”但脚下的船迅速沉没了,江水一下子没过人们的头顶。杨挚颖在多年后回忆说:“脑袋嗡的一下子炸开了,心跳得仿佛要从嗓子眼蹦出,第一个反应就是——我要死了。”但小杨从小受过专门的游泳训练,马上本能地踩出水面,继而游动起来。在游动中,小杨看见章秀颖和李金凤也游出了水面,还听见章秀颖在喊: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-----”但很快就看不见她的身影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。

杨大丰终于游到岸边,筋疲力尽浑身湿透地跑回连部报告。全连即刻出动,沿黑龙江岸线搜寻,但什么也找不到了。晃动的手电光和不断的呼喊声惊动了对岸的苏联,第二天对方提出了抗议。因为当时中苏之间的紧张局势,事件被迅速升级,不仅震惊了师首长,还震惊了兵团司令部,甚至震惊了北京中南海。

几天的打捞一无所获。沉船事件便开始起了变化。有人怀疑事件为苏修特务所为,更有人怀疑事件本身就是有预谋的政治事件。杨大丰作为唯一的幸存者,开始陷入无休止的被盘问中,一遍又一遍的陈述却显得苍白无力,一次又一次接受审查,还是改变不了人们怀疑的眼光。俞洪茹也未能幸免,在巨大的悲痛和高压下病倒了。三十年后,杨挚颖说:“我不想过于责难他们,那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”。

半个月后排长刘长发的尸体被首先发现。“刘长发携织网班投苏叛国,留下一个做内线,一个跑回报信”的无端猜测不攻自破。但刘长发还是被开除了党籍和公职,被草草地埋葬了。

6月22日,刘毓芳的尸体在苏方的江岸被发现,通过边境会晤才运回连队,她是六姐妹中第一个被找到的。之后,班长许淑香的遗体也被打捞上岸。李金凤的遗体是7月1日由苏方发现,也是经过双方会晤后运回连队的。孙艳最惨,她的尸体漂到一个争议岛上,被上岛捡鱼干的老百姓发现,尸体的五脏已被野兽掏空,脑袋和躯体也分了家。凭着她衣袋里依稀可辨的41连的饭票和残缺的衣服才确定出身份。章秀颖的尸体是4个月后的9月15日在孙吴被发现。大概是上苍眷顾这位织网班的大姐,尸体居然完好无损,装有梭子、饭勺和毛主席像章的挎包依然斜挎在肩上。最年幼的贾延云至今下落不明。

连队把找到的5位女知青的遗体安葬在黑龙江沿的一架山上。事后为遇难知青举行了追悼会。后来杨挚颖返城回了天津,俞洪茹总觉得贾延云是替自己去死的,不忍撇下姐妹们,没有返城,嫁给了当地一个男青年,一直守护着姐妹们的坟茔。2009年,红色边疆农场对墓地进行了修葺,在杨挚颖的要求下为贾延云补修了衣冠冢。从此,六姐妹一溜整齐地静卧在奔腾不息的黑龙江边,永远守望着祖国的边防线。


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
追悼会现场
《生命记忆》之21——葬身黑龙江 - 海哥 - 海哥的博客
事故现场——人们称它女儿湾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