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oyx1953的博客

岁月似刀,记忆永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野猪  

2018-03-03 21:30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72年的冬天,北大荒的雪下得特别大,背风的地方积雪有齐腰深。幸亏秋天里我们备足了青割豆秸和青割苞米秸,几百只梅花鹿吃上一个冬天没有问题。

昨夜里刮了一整夜的大烟泡,整个山林都咆哮起来,一夜没有消停。一大清早,山顶上有几只狗在吠叫,“是不是昨夜有鹿跑丢了?或是鹿舍里又发生了狼患?”我心存疑问,和几个同伴走出门去,远远望去,只见山顶上几只狗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狂叫,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似乎也不理会它们,自顾自地沿着山脊走着,根本不把凶狠的狗放在眼里的。看样子那光景,除了黑熊外,那肯定就是野猪了。传说野猪群不可怕,怕的就是孤独的野猪,有说“一虎二熊三野猪”,指的就是这种孤独的野猪。

我们几个知识青年才二十郎当岁数,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,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,商量着是否要去打野猪。副班长小涨着急起来:“这不,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天天读还未进行呐,怎么就去打野猪”,我们根本不理会他。一会儿老张上班来了,老张是58年的转业兵,听说有野猪,也兴致勃勃地说要打。我们准备了家伙什,我和哈尔滨青年小石各自拿了一把劈材的长柄斧头,老张则拿了一把搂草的二齿耙子,又打好了绑腿,收拾停当,就兴冲冲地上了山。

说起野猪,我还真没少见。赶上连里放映露天电影,我总是独自一人留下来值班,无聊时站在寝室门口,悠闲自得地打量着从远处过来的野猪群,哼哼唧唧的头猪会领着一群野猪从你跟前走过,里面还夹杂着图纹斑驳的小猪,吱哇乱叫地在猪群中蹿来蹿去,显得旁若无人似的。我和它们相距十几米远,大家都相安无事,每到这时,我总会习惯地清点着猪群的数目,可怎么也点不过来,它们大摇大摆走近另一片树林,终于消失在夜幕里。秋天里,我们会下套子套野猪,有一天早晨,我们去林子里查看下的套子,拇指般粗细的钢丝绳被生生地拉断了。看到野猪踩下的脚印,有经验的老乡估计,这只野猪少说也有八九百斤重。当时,我真后悔钢丝绳不够粗,但心里始终对野猪不存惧念。

到了山上,几只狂叫的狗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跑下了山,只是不见了野猪的踪影。雪地上留下的事野猪的脚印和斑斑驳驳的血迹,这会儿功夫,野猪已经上了另一个山头。我们赶紧赶了过去,紧追不舍,又一会儿功夫,翻上了这座山头。我正气喘吁吁地巡视呢,老张一把拉住我说:“小明,你看那边”。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离我们二十多米远的一颗树下,正趴着一只野猪。它走累了,又受了伤,需要休息一下。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,我提溜着斧子就要往前,走到离野猪相差七八米的地方,野猪支起獠牙,猛地蹿了过来,一口把我跟前胳膊般粗细的树咬断。我一下怔住了:这一口咬在我腿上,也就断了!我接连后退了十几步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重新打量这野猪。这野猪,两只小绿豆眼正凶狠狠地盯着我,两只獠牙外露着,一只脚还在流着血,那架式,要是在秋天里少说也得千把百斤,但目前只瘦的还剩下五六百斤。可能是大雪封山的缘故吧,山上没得吃了,只得跑下山来,到鹿舍看看有没有青割豆秸什么的,这就给我们撞上了。

看样子野猪是真的不想跟我们周璇,只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,把我吓跑算了。我和野猪双方都在原地僵持着,谁都不敢再往前动一步。我确实被方才野猪的那一口给镇住了,野猪也一定是因为受了伤,又走了那么多厚雪覆盖的山路,累坏了。这时,老张发挥了他那天才的指挥能力,只听他说:“你们要听我的指挥,小明,你走左路,小石,你走右路,我在中间”,他接着又说:“你们两听我的口令,我的二齿耙子扔过去,你两一起往上冲。”他的话音未落,二齿耙子就跟着飞了过去,没打着野猪,只落在了野猪的跟前。只见那野猪一个箭步过来,一口又将那二齿耙子的木柄咬断。这时我和小石已无退路,举起手中的斧子一步一步往前逼,也就是受了伤的野猪,在我两的紧逼之下,一步一步地往后退,退出了十几米后,老张捡起了那把二齿耙子的耙头,又一下扔过去,这一次不偏不倚,正巧砸在那野猪的太阳穴上,只见那野猪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,说时迟那时快,我和小石再也不容它站起来,一个箭步蹿上前去,举起斧头照准野猪的脑门就是一顿乱砍乱垛,根本就听不到老张在一旁喊些什么。刹那间,野猪的脑袋已经被我两砍烂了,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了,我两这才歇了手。老张在一旁气喘吁吁地说:“方才我叫你两把斧子转过来,斧头背朝下,这才有劲,你两谁也没听我的。”我们才不管他呢!

虽说野猪被我们打死了,但这里离鹿舍有十好几里地呢,雪又那么厚,如何把这五六百斤重的东西弄回去?还是老张有经验,他用斧子砍了两棵树,叫我们把绑腿解下来,做成雪爬犁,把野猪放在爬犁上,三个人一起把野猪拉回了鹿舍。

一路上,我还在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一幕:要是那野猪没有受过伤,要是那野猪根本就没有爬过那么多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山路,我们三个会不会是它的对手?这次侥幸把它打死,也算是死里逃生了。想到刚才和野猪四目相对时野猪那凶残的目光,我现在还真有点后怕。我们以后做事是不是不要这样冲动,凡是都要冷静思考,这才是处世的道理啊。

我们三个人一人砍下一条野猪腿,埋进了雪堆里冻藏起来,这是犒劳自己的战利品,其它部分,任由他们去分。我躺在炕上休息,耳朵里听见门外非常热闹,一会儿听见连长的那沙哑的声音:“听说你们打着野猪啦,好啊,割一块回去尝尝新。”一会儿,又听见小吉普的马达声,只听见有人打招呼:“哟,教导员来啦!”“哎,来看看你们哪”,一会儿功夫,小吉普开走了。不到一顿饭的功夫,野猪肉就被瓜分完毕,门前立刻就安静下来。

晚饭时,炊事员小马端来了满满一脸盆香喷喷的野猪肉,就着“北大荒”老酒,美美吃上一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